bf88必发,bf88必发官网,bf88必发官方网站

                                                                                                                                                                          六合内部玄机--简单从这里开始

                                                                                                                                                                          六合内部玄机携手顶级信誉博彩评级网100亿巨资打造最新玩法娱乐城,为您提供最新最真实的《网上》《赌场》《评级》最新鲜刺激的游戏体验,形成一站式服务娱乐平台。
                                                                                                                                                                            

                                                                                                                                                                            全运会展现中国篮球真实现状

                                                                                                                                                                            当辽宁男篮打破58年没有冠军的宿命,站在全运会冠军的领奖台上,所有人都觉得这是实至名归。

                                                                                                                                                                            主教练郭士强赛后动情地说: “这次全运会的冠军对于辽宁男篮来说意义重大,因为我们等这个冠军的时间太长了,从第一届全运会到现在,我们多次拿到了亚军,但从来没有得过冠军,网上也说我们是‘千年老二’,但今天我们终于把这个帽子摘下去了!”

                                                                                                                                                                            辽宁队的夺冠在球迷意料之中,以至于很多人都在感叹,这支由周琦、赵继伟、郭艾伦、韩德君、刘志轩、刘晓旭等众多国手组成的豪华阵容,如果让冠军旁落,恐怕比夺冠更会令人感到惊讶。

                                                                                                                                                                            这其实就是全运会男篮比赛的真实状况:辽宁男篮一家独大。即使是广东男篮,也只是摆出一个冲击冠军的姿态,而当他们在半决赛输给新疆队后,冠军实际上已经是辽宁队的囊中之物。当新疆男篮在决赛中输球之后,大家看不到西热力江、可兰白克等人的失望,反而看到他们和周琦、郭艾伦、赵继伟寒暄,这更说明了全运会男篮冠军,实际上毫无悬念。

                                                                                                                                                                            如果回顾整个全运会男篮成人组的比赛就会发现,真正有质量的比赛凤毛麟角,这要“感谢”全运会奇怪的赛制。

                                                                                                                                                                            本届全运会小组赛不会产生任何被淘汰的球队,这使得强队在面对弱队时常常心不在焉,实力相近的球队在较量时,也不会拼尽全力。淘汰赛阶段,虽然有了名次压力,但除了半决赛新疆出人意料地击败广东队那场比赛外,其他比赛的过程和结果,都没有太多意外发生。

                                                                                                                                                                            比赛质量不高,除了赛制原因,另一方面反映出的,就是中国篮球人才培养的现状。全运会理应是新人冒头的比赛,但是真正在全运会上展示自己的年轻人,却寥寥无几。男篮成年组中,只有新疆队的阿布都沙拉木、广东队的胡明轩、辽宁队的高诗岩,有令人印象深刻的表现。

                                                                                                                                                                            类似的情况,同样出现在女篮比赛当中。全运会女篮成年组比赛,所有人在开赛前都清楚,其实就是解放军和广东队之争,其他球队都是配角,而比赛的过程也如预料的一样,解放军和广东女篮会师决赛。

                                                                                                                                                                            “女篮人才相对比较集中。”深圳新世纪俱乐部工作人员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该俱乐部女篮此次代表广东出战全运会,青年组获得亚军,成年组最终夺冠,“解放军是汇集了全军队的人才,队员来自八一队、沈阳部队队,我们则是重视青训,所以后备人才好一些。像李月汝,参加了亚洲杯的比赛,但全运会还在参加U18比赛,我们还有几个更年轻有前途的球员在梯队。”

                                                                                                                                                                            但是,一家俱乐部梯队建设搞得不错,并不意味着中国女篮整体后备人才储备是健康的,中国女篮主教练许利民,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时就表示,“通过观察,中国女篮在各个位置上的人才储备上,比我预想的要好一些,但是,肯定不能说是人才济济。从目前中国女篮的情况来说,在控球后卫位置上最为薄弱,虽然青年组中有几名球员有一定潜力,但未来怎么样,还很难说。”

                                                                                                                                                                            事实上,全运会篮球比赛的水平低、悬殊大、不好看、新人寥寥,恰恰反映出我们的篮球联赛中的一些问题。

                                                                                                                                                                            比如,球员终结比赛能力差,技术运用不合理,失误多、不会比赛,其实折射出的,就是CBA联赛严重依赖外援,国内球员始终处于从属地位的现状。至于女篮,谁舍得投入就可以拿到联赛冠军,但对后备人才培养普遍不重视,同样令人担忧。以上赛季WCBA冠军北京女篮为例,坊间传言她们单赛季投入6000万,但北京队却连全运会女篮决赛圈都没有闯入,不能不说是一种反差。

                                                                                                                                                                            本次天津全运会,可以说汇集了除丁彦雨航、李根、邵婷外,所有中国篮球的顶尖人才,但比赛动辄20多分的分差,球员表现出来的比赛能力都说明,中国篮球在剥去联赛华丽的外衣后,其实并不是多么光鲜。辽宁男篮摆脱58年的宿命,广东女篮61年来首次登顶全国冠军,于他们而言当然是了不起的成就,但对于中国篮球来说,天津全运会也让外界看到了中国篮球更加真实的现状。记者 杨屾

                                                                                                                                                                            安徽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局长吕小斌在揭牌仪式上表示:“创建技贸措施研究评议基地,对于及时了解国际市场标准动态,提升应对能力,掌握外贸出口主动权,倒逼中药材产业转型升级,促进中药材产业走开放发展之路,具有重大意义。”

                                                                                                                                                                            国家质检总局标法中心、安徽出入境检验检疫局与亳州市人民政府日前签署了三方合作协议,通过加强资源共享、交流协作、人才培养和互助研究等,共同培育和提高当地企业技术性贸易措施工作第一主体意识,通过国外技术性贸易措施信息采集、分析评议、研究应对等手段,有效破解其壁垒作用、使产品顺利进入目标市场,促进我国中药材产业健康发展。

                                                                                                                                                                            亳州位于安徽省西北部,素有“中华药都”之称,是全国最大的中药饮片产业集群、贸易中心和区域性加工制造中心,中药材出口量居全国第二位,自产药材出口规模为全国之首。近三年,当地因国外中药材检测项目和技术标准不断变化,导致中药材出口受阻,影响总额约为1200万美元。

                                                                                                                                                                            此次全国首个中药材产品技术性贸易措施评议基地在亳州揭牌,将显著提升当地中药材产品技术性贸易措施信息收集、分析评议和研究应对水平,有利于把出口受阻影响的“出口存量”转化为破壁之后的“出口增量”。同时,借助国外技术性贸易措施的倒逼机制,推动国内中药材产业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提升中药材产业集群核心竞争力。(完)

                                                                                                                                                                            警方初步分析圆形行车纪录卡,发现车辆最高时速介于100公里,不过,该车从高雄火车站发车,曾在楠梓、冈山接客,应有加、减速变化,却没被记录,可信度暂打问号,仍希望数字行车纪录器解谜。

                                                                                                                                                                            阿罗哈客运为左侧擦撞中央分隔岛护栏,车体左侧7面玻璃全碎裂,但右侧几乎没裂,车头则毁损严重;车内走道散落许多碎玻璃、个人物品,左侧车轮也爆胎,不难想见事发时撞击强度。

                                                                                                                                                                            阿罗哈客运发言人阮福生转述吴姓驾驶员的话说,当时要闪避前车,而方向盘打向左侧,但分隔岛不巧有ETC的感应门架,车子的玻璃被撞碎,他又想往内拉,造成未系安全带的乘客被抛出车外。

                                                                                                                                                                            阮福生表示,吴姓驾驶员是在休息19个小时以后的第一趟上班,从高雄要开往台北。他们规定驾驶员必须提醒乘客系安全带,且每个椅子都有使用的安全带,但驾驶员只有1个人,没办法目视后方所有人是否皆按规定绑好。有些乘客把椅子躺下来休息,可能没系安全带。

                                                                                                                                                                            阮福生表示已致赠轻伤者2000元(新台币,下同)压惊,死者先给予10万元慰问金,事后再与死者家属谈理赔事宜,阿罗哈一定负责。他说,造成社会大众的惊吓,阿罗哈非常抱歉。

                                                                                                                                                                            他说,由于行车纪录器等被警方带走,详细情况还不知道,但他们的车子都有安装台湾“公路总局”规定的预警防撞系统,在驾驶员精神不好行驶飘忽、未与前车保持安全距离等,都会有警示。

                                                                                                                                                                            “公路总局”的车籍数据显示,这辆肇事客运是2011年8月出厂,皆按时检车、投保强制险,车辆本身有5次违规纪录但都已结案。

                                                                                                                                                                            欧阳春香

                                                                                                                                                                            沪深交易所联合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日前发布《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及登记结算业务办法(2017年征求意见稿)》(简称《办法》),《办法》拟规定单只A股股票市场整体质押比例不超过50%。据中国证券登记结算公司数据,截至9月11日,沪深两市共有122只股票的质押股票占总股本的比例超过50%,8只股票质押股权比例超过70%。

                                                                                                                                                                            业内人士表示,质押新规将对上市公司及其大股东体内体外资金链循环造成较大影响,或加剧上市公司及大股东的场外融资行为,进而推升其融资资金成本。从中长期来看,减持新规和质押新规双管齐下,纯粹“讲故事”套现再融资难度加大,依靠内生动力做大做强主营业务的龙头公司将享受高估值溢价。

                                                                                                                                                                            质押业务快速发展

                                                                                                                                                                            此次质押新规突出了“服务实体经济”的根本要求,强化股票质押的风险管理,制定了“单只股票整体质押比例不超过50%,质押率上限不超过60%”等“红线”。根据中国证券登记结算公司的最新数据,沪深两市共有3305只个股涉及股权质押,占全体A股的比例达到98.5%,全市场只剩下50只个股没有涉及股权质押,没有涉及质押的个股大部分是2017年上市的新股或ST股。

                                                                                                                                                                            2013年允许证券公司承接股权质押业务后,股权质押业务出现井喷式发展,近年来A股股权质押个股数量不断攀升。从2014年到2017年,A股涉及股权质押的个股数量分别为2554只、2792只、3008只和3305只。截至9月11日,以最新收盘价计算,A股中未解押股票质押市值达6.18万亿元,占A股总市值的10%。Wind资讯统计,今年以来,A股市场上共进行了7983次质押行动,总共质押了1982.2亿股,质押参考市值高达2.36万亿元。

                                                                                                                                                                            由于此次质押新规拟明确提出单只A股股票市场整体质押比例不得超过50%。从质押比例来看,两市目前共有122只个股的质押股票占总股本的比例超过50%,有43只个股质押股权比例超过60%。藏格控股、茂业商业、美锦能源、银亿股份、深大通、天夏智慧、印纪传媒和建新矿业8只个股质押股权比例超过70%。其中,藏格控股和茂业商业分别质押了16.54亿股和13.76亿股,占总股本的比例分别达到79.85%和79.48%,居于A股质押比例前两位。

                                                                                                                                                                            从质押市值来看,上海莱士合计质押34.67亿股,占总股本的69.76%,合计质押参考市值701.7亿元居于首位。位居第二位的顺丰控股被质押的市值也达489.41亿元,此外还有民生银行、巨人网络、包钢股份、康美药业等9家上市公司股票被各自股东质押参考市值超过三百亿元。

                                                                                                                                                                            股票质押市场火爆的背后,今年以来上市公司大股东频频拉响“爆仓”警报,股权质押风险也越来越引起市场关注。洲际油气7月25日发布公告,控股股东广西正和质押给长江证券的8680万股公司股票,占总股本的3.83%,因触及平仓线被资金提供方平安银行强制平仓,质押股票将在六个月内被减持。这也成为2017年内首家控股股东因股权质押爆仓而被强平的上市公司。

                                                                                                                                                                            还有包括欢瑞世纪、银河生物、科林环保等数十家上市公司发布控股股东质押股票触及平仓线的警示公告,不少上市公司直接停牌,以便给控股股东补充质押。同时,上百家公司发布了补充股权质押公告。

                                                                                                                                                                            场外融资料增多

                                                                                                                                                                            华泰证券策略分析师戴康指出,质押新规拟通过提高准入条件,从规模和渠道上限制股权质押融资规模,通过15%、30%、50%的警戒线限制单一股票的质押比例,使中小市值及次新股公司通过股权质押再融资的难度增加。

                                                                                                                                                                            某私募机构人士刘盛宇向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质押新规出台后最大的影响是,打破了上市公司及其大股东体内体外的资金链循环,对上市公司大股东整体的融资能力有较大影响。

                                                                                                                                                                            “上市公司大股东做股票质押,主要是为了满足自己体外资金循环的需求。包括孵化培育、偿债、并购,这一套资金循环体系是在体外的。此前大股东可以通过增减持、股票质押等完成大股东层面资金的循环,而今年减持新规出台,包括此次的质押新规,使大股东的资金链受到冲击。”刘盛宇说。

                                                                                                                                                                            刘盛宇表示,以前大股东可以通过股票质押满足并购重组的需求,先通过股票质押获得现金,把标的物买下后注入上市公司,并购完成后通过股价上涨带动股票市值的增长,将此前质押的股票解抵押。质押新规出台后,大股东的并购重组行为将受限。

                                                                                                                                                                            不过,此次《办法》采取了新老划断原则。戴康指出,质押新规是减持新规的延续,新老划断对股票市场存量质押的影响不大,但通过股权质押的警戒线影响中小市值及次新股的再融资。从中长期来看,减持新规和质押新规双管齐下,纯粹“讲故事”套现再融资难度加大,依靠内生动力做大做强主营业务的龙头公司将享受更高估值溢价,股票市场流动性溢价进一步提升。

                                                                                                                                                                            刘盛宇认为,新老划断之后,未来上市公司股票质押比例大幅降低,将加剧上市公司及大股东的场外融资行为,有可能进一步推升场外融资利率,进而推升其融资的资金成本,目前已经开始出现这种迹象。

                                                                                                                                                                            “质押新规出台后,上市公司肯定也会有应对措施。譬如有些公司股票质押率已经达70%,而根据新规不能超过50%。那公司肯定会想办法解决,譬如换一个思路,做成产业基金或者信用贷,将这些股票作为产业基金或者信用贷的增信措施。”某私募人士向中国证券报记者透露。

                                                                                                                                                                            制度套利行为受抑制

                                                                                                                                                                            部分机构认为,质押新规对质押比例高企的个股有一定影响。同时,由于股票质押比例较高的公司集中于中小市值股票,这会让投资者给予流动性更好的白马股更好流动性溢价。

                                                                                                                                                                            天风证券分析师徐彪指出,质押新规对市场影响有限,因为在之前的实际操作中,券商的合规风控体系已经很大部分考虑到这些层面。新规主要限制的是那些跟实体生产无关的、加杠杆的纯资金行为。据了解,从当前市场质押率一般水平看,主板一般在50%到60%之间,普通中小创在30%到40%之间,优质中小创(入选权重指数成分标的的)可以做到40%至50%。

                                                                                                                                                                            中银国际首席策略分析师陈乐天认为,《办法》中关键条款变更较大,监管层去杠杆决心非常坚决;若新政按征求意见稿实施,将有效降低上市公司以及配套金融机构的整体杠杆率水平,防范市场潜在风险。

                                                                                                                                                                            “单独拿场内质押业务来说,5月债券质押规则调整,提升了可质押债券的信用评级门槛,此次调整股票质押规则,监管精神是一以贯之的。此后,预计监管层依然会有贴合金融去杠杆的新规出台。”陈乐天表示。

                                                                                                                                                                            他认为,新规的重要影响是未来一级半市场纯套利行为或消失。质押新规取消了金融机构或金融产品场内质押的资格,结合此前的定增新规、减持新规综合考虑,未来金融机构或金融产品参与的定增将在限售期内完全锁定,无法进行再融资;在市价定价的规则下,定增参与方的安全区间本已被大大压缩,而在减持新规延长了退出周期,质押新规杜绝了场内流动性回笼的可能性后,未来定增的参与方将更多地考虑公司的基本面,单纯制度套利的行为或消失。

                                                                                                                                                                            下面我们就来乘坐科技日报的时光机器,穿越历史长河,走进古人的厨房看一看吧。

                                                                                                                                                                            现在作物种类丰富,除了常常出现在我们餐桌上的食物,各种稀奇古怪的食品也让人应接不暇。可以说,没有吃不到,只有想不到的。这种丰富程度也常常延伸到古装影视剧中。电视剧中经常可以见到这样的场面,不管剧中人物身处唐宋元明清哪个朝代,主角们都统统面对满桌满盘的各色菜肴,看的观众口水直流,不禁感叹,古人的伙食还真不错。但事实上统一六国、呼风唤雨的秦始皇却连一顿番茄炒蛋都吃不到。

                                                                                                                                                                            主食篇

                                                                                                                                                                            米饭原始社会就有 面食东汉才出现

                                                                                                                                                                            中国野生稻被驯化成为栽培稻由来已久。中国目前发现的新石器时代水稻遗存有多处,经碳14等测定,其中,湖南道县玉蟾岩遗址、江西万年仙人洞和吊桶环遗址中的水稻遗存已有1万年以上历史,浙江浦江上山遗址中的水稻遗存已有9000年以上历史,而浙江余姚河姆渡遗址发现的稻谷遗存数量惊人,更加丰富,距今已有7000年的历史。

                                                                                                                                                                            显然,与水稻的驯化和栽培同步,大米食用的历史非常悠久,又由于不仅可以蒸、煮做成米饭、米粥,还可以酿酒、制粉、做成各类糕点,日渐成为中国特别是南方地区日常饮食中的主角之一。

                                                                                                                                                                            水稻是土生土长的,但是另一大主食作物小麦却是“外来户”。南京农业大学中华农业文明研究院何红中副教授告诉科技日报记者,远在夏代之前,小麦才通过“欧亚大草原”或“前丝绸之路”传入中国。而且在小麦刚出现的时候人们还不能吃上馒头、面条,因为面食的出现与小麦生产、加工工艺发展有关。

                                                                                                                                                                            转磨最迟至东汉晚期逐渐在黄河流域普及,筛粉工具的出现及其与转磨的配合使用,也使东汉时期的面粉加工技术有了明显进步。因此东汉时期已经有了中国麦粉面条的雏形,当时统称为饼,因面条要在“汤”中煮熟,所以又叫汤饼。东汉刘熙《释名·释饮食》中有索饼;北魏贾思勰《齐民要术》中记有“水引饼”,是一种一尺一断,薄如“韭叶”的水煮食品。到了宋元之际,饮食市场上的面条品种达10种之多,有插肉面、盐煎面、桐皮熟烩面等,甚至还出现了最早的“挂面”。及至明清,面条的品种更为繁多、五花八门,出现了抻面、拉面、刀削面、五香面、八珍面、担担面、伊府面、炸酱面、热干面……是现代众多面条的基础。

                                                                                                                                                                            除了面条之外,东汉人民也能吃上馒头,因为这个时候发酵技术已经普遍运用于面食制作当中。何红中表示,最初的馒头虽然外形也是光滑呈半球形隆起且由发酵面团制作,但与今天的馒头不同的是,它可能是有馅的。大概在明清时期,才出现了实心馒头,成为今天北方主食馒头的直接来源。

                                                                                                                                                                            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助理研究员杜新豪指出,面食的普及丰富了食物的品种,改变了北方地区的饮食结构,主食种类开始丰富起来,并逐步形成了独具特色的面食文化。

                                                                                                                                                                            菜肴篇

                                                                                                                                                                            西汉能吃韭菜炒蛋 尖椒土豆明清传入

                                                                                                                                                                            现在我们吃到的菜品主要以炒菜为主,而中国烹饪中炒的技术也是历史悠久,可能萌芽于殷商时期,但还有待进一步考证。不过春秋战国时代炒法应该已出现,何红中说,此时我国已具备“炒”的物质条件:薄的铜锅、动物油脂,以及能将肉类切成细丝、薄片的刀。杜新豪指出,至少宋代,炒菜方法已经非常成熟。

                                                                                                                                                                            如果爱吃“韭菜炒鸡蛋”,那么就你有口福了,因为韭菜是我国土生土长的蔬菜,在西汉的时候就可以吃到,因为西汉《盐铁论》中已经出现了这道菜。我国史前时期已经开始种植油菜、葫芦和甜瓜。此外萝卜、冬瓜、丝瓜、笋、葱、姜等也都原产中国。

                                                                                                                                                                            但是如果你爱吃西红柿炒鸡蛋、炝炒土豆丝、辣子鸡丁等这些家常菜,那你可能就要等到明清甚至民国时期才能吃到了。因为西红柿、土豆和辣椒都是地地道道的“舶来品”。此外,大蒜、黄瓜、菠菜、胡萝卜、南瓜、紫甘蓝、花菜等也来自域外。

                                                                                                                                                                            杜新豪介绍,西红柿、土豆、辣椒都是美洲作物,基本都是明清时期通过海运从东南沿海传入我国。它们的传入丰富了我国蔬菜的种类,但作用却不甚相同。土豆的传入主要是在某些地区起到了补充主粮的作用,养活了更多的人口;番茄初期主要作为观赏作物,清末民国才进入菜园作为蔬菜,而大规模发展是在新中国成立后;辣椒的传入则对中国饮食起到了颠覆性的作用,使得西南一些地区形成了无辣不欢的饮食文化。

                                                                                                                                                                            想分辨一种蔬菜在我国出现的大致时间,从它的名字上也可以看出一些端倪,比如“胡”字系:胡瓜、胡桃、胡豆、胡椒、胡萝卜等大多为两汉两晋时期由西北陆路引入;“番”字系:番茄、番薯、番椒、番石榴、番木瓜多为南宋至元明时期由“番舶”带入;“洋”字系:洋葱、洋白菜(卷心菜)等,大多由清代乃至近代引入。

                                                                                                                                                                            水果篇

                                                                                                                                                                            先秦培植桃李杏 明清流行“洋水果”

                                                                                                                                                                            吃饱了饭,再吃一些水果就更完美了,虽然我国古代的蔬菜稍微匮乏了点,但水果可一点不少。何红中说,我们平时常见的水果中只有椰子、香蕉、菠萝、榴莲、葡萄、石榴、草莓等由域外引进而来,其他的大多数都是我国本土所产。

                                                                                                                                                                            从史料来看,先秦时期已开始人工培育、栽植果树。在《经诗》《山海经》等古籍中,桃、李、梨、枣、梅等中国传统的果树都已出现在当时的果园里。在浙江、江苏、上海、云南、山西、湖北等地,都曾出土过古代桃核,从殷商到秦汉时期都有,可见中国人食桃的历史多么悠久。

                                                                                                                                                                            秦汉时期,水果的消费量大增。司马迁《史记·货殖列传》记载:“安邑千树枣;燕、秦千树栗;蜀、汉、江陵千树橘;淮北、常山已南,河济之间千树萩……”这说明枣、栗、橘、梨已在当时广泛栽植。

                                                                                                                                                                            先秦时期,外来的水果也逐渐进入中原地区,比如葡萄。在现代植物学分类中,葡萄有欧亚种、东亚种与美洲种三大种群。我国境内多见东亚种葡萄即野葡萄。但我们日常熟知并食用和栽培的葡萄,大都是源自欧亚西部的欧亚种。何红中指出,根据目前的考古、文献资料与研究判断,葡萄传入的时间为商周时期,进入中原的时间大概在战国时代。

                                                                                                                                                                            虽然古人很早就能吃到葡萄,但要想在夏天吃上西瓜还要等到唐朝以后,西瓜的原产地在非洲干旱沙漠地带,经埃及传到小亚细亚地区,再经波斯向东传入印度;向北经阿富汗,越帕米尔高原,沿丝绸之路传入西域、回纥,杜新豪说,西瓜种到中国内地时间在953年(五代十国后周广顺三年)以前。两宋期间(960年-1279年),西瓜又自北向南传遍了中国。

                                                                                                                                                                            明清时期,人们可选择的果品更加丰富,“洋水果”逐渐流行。菠萝、番木瓜、番荔枝等都是这一时期传入的,其中尤以菠萝引种最成功。

                                                                                                                                                                            菠萝(别名凤梨、王梨、黄梨),原产于南美巴西、阿根廷及巴拉圭一带干燥的热带山地,为印第安人所驯化。在1605年由葡萄牙人带入澳门,然后经广东传入福建和台湾,广东《东莞县志》(1639年)和林谦光《台湾纪略》(1687年)有“黄梨”之记载;又于18世纪末传到广西、19世纪初传到云南。

                                                                                                                                                                            据报道,负责总统安保的美国特勤局表示,11日早间,两名男子在白宫前方的宾州大道向白宫院墙栅栏内投掷物品。这两名男子随后被捕。

                                                                                                                                                                            事发后,白宫一度进行封锁管制,宾州大道以及正对面的拉法耶公园也暂停行人通行。不久后,白宫解除封锁。根据特勤局消息,两名男子丢进白宫栅栏的是一个标志和笔记本,这两件物品皆确认无害。

                                                                                                                                                                            事发时,美国总统特朗普正在五角大楼参加“9•11”事件纪念活动,他在封锁期间返回白宫。

                                                                                                                                                                            中新社记者 高凯

                                                                                                                                                                            被外媒推崇为“总能打破西方人对舞台时间的期待”,“灵敏地结合了东方与西方”的台湾云门舞集创始人兼艺术总监林怀民,近日携经典作品《稻禾》亮相北京。他说:“在我眼中,音乐与舞蹈无古今中外之分,它的核心都在于讲人。”

                                                                                                                                                                            1973年春天,林怀民以《云门》作为现代舞团的名称创立了台湾第一个职业舞团。至今,云门的舞台上呈现了近150出舞作。古典文学、民间故事、台湾历史,社会现象的衍化发挥,乃至前卫观念的尝试,云门舞团的众多精品之作成为台湾社会两三代人的共同记忆。

                                                                                                                                                                            林怀民于2013年编创的舞作《稻禾》,将于11月2日至5日亮相“2017国家大剧院舞蹈节”,献礼国家大剧院开幕运营十周年。

                                                                                                                                                                            林怀民说:“《稻禾》其实早就可以在这里演出,但是我希望它能在十周年来演。如果说我们曾经的作品都是‘黑白片’,那么《稻禾》是唯一的‘彩色片’。它那么丰富那么美,里面更有收获的内容。”

                                                                                                                                                                            他说:“我有‘稻米情节’。(上世纪)70年代的《薪传》徒手‘插秧’,90年代的《流浪者之歌》真米登场。远兜远转,云门40岁,我竟然又回到稻田。”

                                                                                                                                                                            为演出《稻禾》,林怀民曾组织舞者赴池上稻田,与土地亲密接触,在稻田里参与农民生产劳作,舞者也将这份独特的体验融汇于舞蹈创作中,格外地贴切踏实。他将泥土、花粉、风、水、火等自然界的因素为题入舞,诉说稻米的生命周期,也委婉喻示人生。

                                                                                                                                                                            为筹备《稻禾》,林怀民特意选择台湾池上稻米达人叶云忠先生的稻田,请摄影家张皓然以两年的时间多次到池上驻点,记录一方稻田的生命周期——从初秧、结穗、收割、焚田到春水重新灌满田地。这些美丽非凡的实景影像,被以全景和特写交织投射在舞台的天幕与地板上,营造出光彩夺目的舞蹈空间。

                                                                                                                                                                            在《稻禾》中,云门舞者仍旧以多年修习的内家拳与太极导引的身法呈现当代舞步,以对自己身体的高度掌控,诉说人与自然的紧密关联。

                                                                                                                                                                            配乐选取上,林怀民展现出宽广的思路,从客家山歌到贝里尼、圣桑等西方著名音乐家的经典名曲,和谐地出现在《稻禾》里。舞台上,辽远而稳定的台湾客家古调,西方歌剧高昂的咏叹调,池上本地录制的稻浪风涛、雷鸣雨声,共同成就了《稻禾》的音乐环境。

                                                                                                                                                                            该剧诞生后曾于世界多地演出,获得颇多赞誉,很多西方媒体认为林怀民在这部作品中将东西方的舞台艺术融合出了至高境界。林怀民说:“在我眼中,音乐也好,舞蹈也好,没有古今中外之分,它们的核心是人,人的状态,人与周围一切的关系。”(完)

                                                                                                                                                                            该评选从城市、购物、文化、艺术、公共空间、饮食、居住、科技、共享、健康十个维度评选出70个兼具社会责任感与人文关怀、凝聚智慧与美学意义的创新项目。

                                                                                                                                                                            其中既有在都市中实践的古迹保护项目、德承贡纸坊的古法造纸,也有沉浸式戏剧体验。

                                                                                                                                                                            同时,部分项目也进行了现场展示。包括pop-up的餐厅、咖啡馆,古法造纸,“声音博物馆”,“未来花园”等项目。

                                                                                                                                                                            良仓创始人陈皎皎、彭杨军认为,设计师、建筑师、艺术家、手工艺者、极客、生活方式平台创始人、创新教育和公益事业实践者等各界创意人士为主导的创新力量正在引领生活方式的全方位转变,他们将社会打开,让界线模糊化,将生活的脉络梳理清晰,让生活的各个层面开始产生交集,生活方式开始逐渐呈现多样化与新鲜感。(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