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f88必发,bf88必发官网,bf88必发官方网站

                                                                                                                                                                          趣赢娱乐--网上娱乐平台

                                                                                                                                                                          趣赢娱乐携手顶级信誉博彩评级网100亿巨资打造最新玩法娱乐城,为您提供最新最真实的《网上》《赌场》《评级》最新鲜刺激的游戏体验,形成一站式服务娱乐平台。
                                                                                                                                                                            

                                                                                                                                                                          9月门票优惠景区列表

                                                                                                                                                                            300多家热门景区免票或半价

                                                                                                                                                                            来自南京,66岁的曹阿姨一行人通过携程报名了9月“上海4日3晚半自助游”,行程包含了上海迪士尼(65岁以上半票)、东方明珠、杜莎夫人蜡像馆、上海水族馆等景区,由于上海旅游节门票半价优惠,团费一人就便宜了400元。

                                                                                                                                                                            我国最大的在线旅行社携程旅游的统计显示,不仅仅上海,9月开始到10月,全国有近300家热门景区推出了免票或者门票半价的优惠。机票和酒店价格也一起下降。从携程平台上1万多家旅行社的产品和报价看,9月旅行社国内游产品启动降价潮,相比暑期和国庆,降幅达到30%-50%。现在出游一年中最省钱。

                                                                                                                                                                            据携程国内游专家统计,9月实施门票优惠政策的景区包括上海64家景区门票半价,如上海东方明珠原价180元,现价90元;安徽100多家4A、5A景区针对9省(山西省、上海市、安徽省、福建省、江西省、山东省、河南省、湖北省、湖南省)游客执行门票半价,优惠期间,黄山门票仅售99元(原价230),宏村、新安江画廊等热门景区门票都从百元以上降到了五六十元;河南5家景区直接“免费”;宁夏30家3A级以上景区将开展“金色九月半价游宁夏”主题活动,沙坡头等主要景区参与优惠活动。

                                                                                                                                                                            携程9大城市推“国内游399元出境游1999元起”

                                                                                                                                                                            不仅景区门票价格普遍下降,酒店住宿、机票、地接等费用也纷纷降价,使得这个时段成为一年中价格洼地。携程旅游联合全国旅行社,在9大城市北京、上海、重庆、南京、杭州、成都、深圳、广州、武汉,推出了“3折起游世界”、“国内游399元出境游1999元起”特价活动,1000元左右的国内旅游产品比比皆是。记者在携程网上查询,包含机票、酒店的国内自由行,甚至只需要几百元。

                                                                                                                                                                            免票、门票半价目的地的性价比更高,如上海出发“安徽黄山+宏村3日2晚跟团游(5钻)”入住五星酒店行程价格仅在998元,一条“江西三清山+婺源3日2晚跟团游”行程价格仅在618元,性价比很高。一条上海的目的地参团产品“上海+迪士尼(Disney)3日2晚半自助游(5钻)”包含迪士尼门票、外滩观光隧道、东方明珠游览、五星酒店住宿的行程,仅售1039元起一人。

                                                                                                                                                                            半价景点客流增3倍 携程发布9月错峰旅游人气榜

                                                                                                                                                                            9月9日起,上海64家景点的门票半价优惠正式启动,网上预订量剧增,售票窗口排起了百来米长的队伍。各景点均迎来了大客流,上海野生动物园半价日首日单日客流达到近6万,是一般周末客流的3倍左右。

                                                                                                                                                                            哪里免票去哪里!有门票优惠的目的地成为9月错峰游的大热门:根据携程跟团游、自由行等产品的预订数据,9月国内游海南、云南、安徽、北京、上海、浙江、四川、广西、江西、河南是人气最高的十个省市,其中有门票优惠的省份预定同比增长最为明显,包括上海增长、安徽同比预定40%以上、江西增长60%、宁夏增长80%等。

                                                                                                                                                                            “国内景区门票价格在旅游成本中占有相当大的比例,此次全国多个省市推出大规模门票优惠活动,能够有效的刺激错峰旅游,提升市民出游的性价比。”携程旅游人士表示。此外,携程提醒:10月1日开始黄金周期间,大部分地区门票价格都将恢复原价,因此建议市民提早安排出游计划。

                                                                                                                                                                            新华社成都9月13日电 联合国世界旅游组织第22届全体大会13日在四川成都开幕。国家主席习近平向大会致贺词。

                                                                                                                                                                            习近平指出,旅游是不同国家、不同文化交流互鉴的重要渠道,是发展经济、增加就业的有效手段,也是提高人民生活水平的重要产业。

                                                                                                                                                                            习近平强调,中国高度重视发展旅游业,旅游业对中国经济和就业的综合贡献率已超过10%。未来5年,中国将有7亿人次出境旅游。中国拥有悠久历史、灿烂文化、壮美山川、多样风情,我们热情欢迎各国旅游者来华观光度假。联合国世界旅游组织为推动全球旅游业发展、加强国际旅游交流合作发挥着积极作用。希望各国以这次会议为契机,共同推动全球旅游事业取得更大发展。

                                                                                                                                                                            改判缪新华等5人无罪——9月12日上午,随着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宣判,失去自由最长达14年的缪新华一家五口,终于等来了期盼已久的清白。

                                                                                                                                                                            2003年4月,福建宁德发生一起杀人分尸案,死者的前男友缪新华进入侦查视野。法院最终认定缪新华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同时认定其两个弟弟、叔叔和父亲协助分尸或藏尸,犯包庇罪,判刑3至8年不等。

                                                                                                                                                                            整个家庭的生活轨迹就此颠覆。2006年,与叔叔一起,缪新华的三弟缪新光最先出狱了。对于这个案发时不到18岁的少年来说,自由意味着更大的压力:他去打工,去申诉,直到等来二哥、父亲刑满释放,在继续等待大哥缪新华出狱的时候,同样蒙冤的父亲过世了。

                                                                                                                                                                            漫长的岁月里,他们一遍遍重复着案件疑点:主要定罪依据为口供,唯一物证缺乏科学性,甚至,办案法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直言此案存在争议,不能排除刑讯逼供、诱供的可能。

                                                                                                                                                                            今天,缪新光的大哥缪新华,终于以无罪之身走出了监狱大门。“大哥大半的人生都毁掉了。他属龙的,现在41岁(事发时27岁——记者注)。”缪新光对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感慨着,“他入狱14年了,我们的冤屈已经14年了。”

                                                                                                                                                                            最早恢复自由的缪新光,至今忘不了父亲去世前的叮嘱:倘若真的等不到清白的那天,千万别给他下葬,“会死不瞑目”。

                                                                                                                                                                            早晚吃泡面,饿了用热水充饥

                                                                                                                                                                            记者:从2003年被关进看守所,到2006年福建高院作出二审判决,这3年,你是怎么过的?

                                                                                                                                                                            缪新光:度日如年,感觉自己像狗被关在笼子里一样。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写申诉材料。

                                                                                                                                                                            记者:你和你的家人经历了怎样的判决?

                                                                                                                                                                            缪新光:2004年一审,宁德中院判我、二哥、叔叔和爸爸犯包庇罪,我和叔叔判了两年,二哥被判3年,爸爸判了4年,大哥因故意杀人罪被判死刑。后来我们上诉到福建省高院,省高院觉得这个案子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就发回重审。

                                                                                                                                                                            2005年第二次一审开庭,宁德中院又判了我大哥死刑,我和叔叔刑期被加到3年,二哥被加到6年,我爸爸被加到8年。我们又上诉,福建省高院2006年改判我大哥死缓,我们的刑期不变。

                                                                                                                                                                            记者:失去自由的时候你多大年纪了?

                                                                                                                                                                            缪新光:未成年(差两个月年满18周岁——记者注),一般正常的孩子还在读书,我失去了所有的快乐。

                                                                                                                                                                            记者:如果没有这个冤案,你们三兄弟的生活会怎么样?

                                                                                                                                                                            缪新光:我大哥那时候有完整的家,有老婆孩子。我二哥有女朋友,都已经谈婚论嫁了,还开个挺成功的女装店,后来店黄了,女朋友也没了。我当时还在学理发,都快出师了。反正就是一句话,一个原本很幸福的家庭被毁了,一切都毁了。

                                                                                                                                                                            记者:那你出来后没想过继续学理发吗?

                                                                                                                                                                            缪新光:没有,理发这东西要学几年,我这么大了也浪费不起时间。家里条件这么差,那时我刚出来,我自己要生活,我爸爸、我大哥、二哥还在里面,还要申诉,家里还要还债,也是因为这个冤案才会欠这么多钱,不知道我这辈子还能不能还得掉。

                                                                                                                                                                            所以,我那时出去打工,都是做最累最苦的活,在外面一天花费不超过10元,真是勒紧腰带过活,早上、晚上都吃泡面,整天带一个很大的水壶,肚子饿了就用热水充饥。

                                                                                                                                                                            记者:还记得你十几年前的理想吗?

                                                                                                                                                                            缪新光:有自己的事业吧。

                                                                                                                                                                            好多次想结束生命,渴望清白才继续活下去

                                                                                                                                                                            记者:2006年4月你出来以后,周围是怎么看待你和你家人的?

                                                                                                                                                                            缪新光:我也不敢保证。反正,了解我们家情况的人,都会觉得不平,都希望我们能够拿回清白、拿回公道。

                                                                                                                                                                            在看守所里面,还有出来的时候,好多次我都想结束自己的生命,觉得这样活着太累太苦,有一次全家人还到处去找我。也是对清白和公道的强烈渴望,支撑我继续活下去。

                                                                                                                                                                            记者:申诉材料里,你写得最多的内容是什么?

                                                                                                                                                                            缪新光:就是如何被刑讯逼供,反正,整天活生生一个人出去,半死不活地回来,就像地狱一样,经常不知道如何挺过来,不敢想象那种日子。再就是提出一些案件可疑的地方。

                                                                                                                                                                            记者:二哥2009年出狱后,他也一直在为申诉四处奔波?

                                                                                                                                                                            缪新光:对,他那时候出来,一是要养活自己,一是想尽办法去申诉,去伸冤,去讨回清白。反正,我们全家到现在一直以来都没停过,都在不断申诉当中。我大哥在监狱里也一直申诉。

                                                                                                                                                                            记者:这些年申诉最困难的时候是什么时候?

                                                                                                                                                                            缪新光:一路都困难,都是最困难,没有一个是容易的。

                                                                                                                                                                            记者:家里的情况怎么样?

                                                                                                                                                                            缪新光:家里人都说我们是冤枉的,但是没办法,家里条件不好,所有的亲戚都条件不好。遭受了这种磨难,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什么东西都没有了。这个申诉之路,太难太苦了,不管是心灵上还是身体上,都遭受了极大的压抑和折磨。现在已经过了十几年,人生有多少个十几年?

                                                                                                                                                                            记者:你们申诉的费用是从哪儿来?

                                                                                                                                                                            缪新光:像我,没什么文化,没什么技术,青春时代就这样被毁掉,我能干什么?我能干的只有最普通的工作,像搬运工、服务员,一个月工资也就两三千元,别的活儿我也做不了。我妈一大把年纪了,全身都是问题,本该颐养天年了,到现在还要在外面日夜操劳卖水果,别的她都不会啊。

                                                                                                                                                                            记者:有没有想过放弃?

                                                                                                                                                                            缪新光:从来没有想过。就算我们全家哪怕死得只剩最后一个人,都一定要申诉下去。怎么讲,你死了无所谓啊,但你有后代,有亲人,难道他们一辈子也像你一样背负着这些冤屈?我们不是自己一个人活着,我们是一个整体,我们做父辈的人品、清白都是直接影响到后代的。如果我们死得不明不白,所有的亲人或后代也都蒙羞;清白公道拿回来,所有的亲人或后代才能堂堂正正做人,像正常人一样生活。

                                                                                                                                                                            一年只探监一两次,不敢透露父亲去世

                                                                                                                                                                            记者:你的大哥缪新华之前被判了死缓。从小到大你们关系怎么样?

                                                                                                                                                                            缪新光:两个哥哥对我都挺好的,但我大哥对我比较严,特别是在教育上,我小时候有点怕他。一直以来都把两个哥哥当父亲。

                                                                                                                                                                            记者:申诉的这些年,你们多久去看大哥一次?

                                                                                                                                                                            缪新光:因为家里条件不好,来回要花不少钱,所以不能经常去,一年也就去个一两次。见到人也只能像电视演的那样,隔着玻璃,用电话机讲话。但我们都是报喜不报忧,每次讲的都是“家里很好很好,父母身体都很健康”。爸爸去世了,我们到现在还没跟他说,不敢让他知道。

                                                                                                                                                                            记者:大哥一般会跟你们聊什么呢?

                                                                                                                                                                            缪新光:他大多时候说他很好,也跟我们一样,报喜不报忧。但我们双方都知道各自过着什么样的生活。我刚开始去见我大哥的时候还会流泪,后来不敢哭,怕影响到他,但其实我们都在对方看不见的地方,默默流泪。

                                                                                                                                                                            记者:上一次见大哥是什么时候?

                                                                                                                                                                            缪新光:去年吧,快过年的时候。反正一年到头,如果经济条件允许的话,就去两次,如果经济条件不好,一年就去一次。

                                                                                                                                                                            记者:那你们会跟大哥说申诉的进展吗?

                                                                                                                                                                            缪新光:有时会说一点吧,也不想让他有太多压力。大哥到现在关了14年,原先有个美满的家庭,他的女儿经常跟我们说,她最遗憾的事情,就是我大哥没有看着她,没有参与她的成长。她现在跟着我嫂子,我嫂子现在改嫁了。没办法啊,家里条件这么差,我们也没办法抚养这么一个小孩儿。

                                                                                                                                                                            父亲去世前叮嘱等不到清白就别下葬

                                                                                                                                                                            记者:爸爸2011年出狱之后,也是很希望平反吧。他会主动跟你们聊这些事吗?

                                                                                                                                                                            缪新光:他回到家里经常发呆,一个人傻傻地坐在那边。跟我们聊天,三句四句不离家里的案子,没讲几句就哭,我们也一样。他跟我们说他很怕,怕等不到拿回清白和公道的那天。去世前他还反复叮嘱我们,如果真的等不到清白的那天,千万别给他下葬,会死不瞑目,所以我爸2016年6月去世到现在都没有下葬,一直寄放在陵园。

                                                                                                                                                                            我爸的遗照,是他生前给自己准备的,他知道自己时日不多了,因为自己身体那么差,情况那么糟。他猜到有可能等不到那一天,没想到他的猜测这么快得到验证,他现在已经不在了,也看不到清白和公道那天了。

                                                                                                                                                                            记者:爸爸入狱前后对比怎么样?

                                                                                                                                                                            缪新光:原先全家没有遭受这种磨难时,我爸本身是一个很健康的人,还会干农活。他出来时,那么多年的折磨,体质上,心灵上,整个人已经垮掉了,不是这个毛病就是那个毛病,经常往医院跑,每天起码有四五种药和在一起吃。再后来,经常一说到家里的事情,他就泪流满面。

                                                                                                                                                                            记者:你们平时有没有看到一些冤案平反的bf88必发娱乐?

                                                                                                                                                                            缪新光:有啊。看到这些,一是感到国家法制越来越健全,内心好像充满了希望,但冤案都已经翻这么多起了,别人都能够平反,都能够伸冤,为什么我们家的案子到现在迟迟不能够平反呢?更多的又是失望。反正就是非常矛盾。

                                                                                                                                                                            记者:7月28日再审开庭前,有想过你追求的清白和公道快来了吗?

                                                                                                                                                                            缪新光:希望吧,希望法律会有个公道,会有个公正,给我们平反。

                                                                                                                                                                            记者:开庭前有想过要申请国家赔偿吗?

                                                                                                                                                                            缪新光:我暂时不想这些东西。唯一想的就是能够早日拿回清白、拿回公道,这是最大的心愿,基本上别的我东西我不敢想,也不去想。

                                                                                                                                                                            本报北京9月12日电

                                                                                                                                                                            实习生 朱彩云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卢义杰

                                                                                                                                                                            本次协议的签署,是阿里体育首次与产业地产公司形成战略合作,代表了阿里体育对雅居乐在产城融合方面转型的认可,也标志着雅居乐与阿里体育在打造全产业型“体育+”领域开辟全新模式。据悉,双方将基于各自的资源、专业和业务优势,实现在体育小镇、体育城市的建设和包括体育场馆运营在内的体育产业服务等领域的长期战略合作,未来,双方将共同拓展体育产业园、产业基地、特色小镇、体育场馆规划建设运营、体育大数据体系、社区体育服务体系及和体育相关的体育IP内容、教育培训、建设、物管、文化、旅游等领域合作,并推进项目落地、招商运营等。

                                                                                                                                                                            体育产业迎大时代 有机融合促快转型

                                                                                                                                                                            “十三五”时期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胜阶段,也是加快体育产业发展的重要时期。2014年10月,国务院印发《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 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明确了体育产业的地位,指明了发展方向。2016年7月,国家体育总局印发《体育产业发展“十三五”规划》,进一步统筹“十三五”期间体育产业的各项工作,充分发挥体育产业在建设健康中国、保障和改善民生、推进体育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挖掘和释放消费潜力、增强经济增长新动能等方面的积极作用。

                                                                                                                                                                            在“全民健身”大背景下,体育运动逐渐常态化、休闲化、全民化,体育产业上升成了健康产业的一股中坚力量,推动健身休闲产业迅猛发展。随着旅游、文化、养生、互联网等元素的不断聚集及融入,经过与城镇发展结合,体育产业的新业态——体育特色小镇应运而生。体育小镇的开发,以体育产业与其他产业的整合为手段,以休闲化消费人群及就业人口的聚集为目的,以配套设施及服务的全面为依托,构建了一个产城融合的综合开发结构与运营模式。其中,完善的体育设施和配套服务是体育小镇发展的基础。

                                                                                                                                                                            雅居乐地产集团副总裁兼产业地产负责人阮家声表示:此次与阿里体育‘牵手’,通过阿里体育的产业导入和强大的专业化运营,搭载雅居乐的产业地产规划、建设,构建以体育产业为主体,以体育旅游、体育影视等为特色,以体育产业服务为有效延伸的产业发展体系,打造出“产业+休闲+康体+赛事”四融合体育小镇,开辟跨界融合发展新丝路。依托雅居乐自身的资源优势,与跨界伙伴共同探讨新的IP合作,通过IP重新打造轻重资产的结合,最终把轻资产的导入、重资产的运营通过资本市场最大化盘活,从实现平台到IP再到IPO的过程,释放跨产业协同发展的优势效应,助力区域经济和民生发展。

                                                                                                                                                                            整合核心资源,体育基础平台倍道而进

                                                                                                                                                                            体育小镇的开发,以整合资源为核心,以释放体育消费为引领,以体育产业与其他产业的整合为手段,以休闲化消费人群及就业人口的聚集为目的,以配套设施及服务的完善为依托,以体育大数据+云计算为工具,发展“体育+”,打造赛事、体育休闲项目等吸引点,融合高科技元素强化服务,推动体育用品的供应,最终实现1+1>2的联动效应,构建一个产城融合的综合开发结构与运营模式。

                                                                                                                                                                            阿里体育由阿里巴巴集团控股,依托阿里原生态系统,深入体育产业诸个环节,融合电商、媒体、营销、视频、家庭娱乐、智能设备、云计算大数据和金融等平台,打造贯穿赛事运营、版权、媒体、商业开发、票务等环节的全新产业生态。并且在体育、游戏、媒体、经营等领域拥有丰富的经验,以领先技术、专业手段、精准判断布局体育产业、探索互联网化消费者参与模式,联动产业上下游创新,促进全行业的升级,为生态合作伙伴释放更大价值,让更多消费者方便快捷地享受到优质的体育运动服务,让运动变得更简单。

                                                                                                                                                                            阿里体育CEO张大钟表示:“阿里非常重视与雅居乐的合作,雅居乐是一家追求品质生活的多元化发展商,其在体育小镇方向诉求符合体验经济的趋势。阿里体育在体育产业链上具有很强的专业解决能力和科技水平,双方将实现优势互补,共同探索项目的创新发展思路,并强调未来尽快落实工作小组,迅速形成落地案例,抢占行业制高点。”

                                                                                                                                                                            置换周期变短,3~5年车龄卖出量占比最高

                                                                                                                                                                            本报讯 (记者王群)眼下,随着“限迁”政策的松绑,国内二手车交易量逐步增大,二手车电商融资热潮也开始兴起,包括瓜子二手车、车置宝等二手车电商平台纷纷展开资本角力,市场竞争变得日渐激烈。与此同时,在二手车市场内部也开始呈现出新的消费特征,消费者对二手车的消费观念也产生了变化。

                                                                                                                                                                            90后成为二手车消费的新势力,一大波90后不仅已经拥有车,甚至已经开始通过互联网卖车平台卖车,置换新车——由国内二手车线上拍卖平台天天拍车近日发布的《2017年8月个人卖车大数据报告》显示,8月份个人卖车车主中,80后车主占据半壁江山,但同时,90后车主已经超过一成,增长趋势凸显。

                                                                                                                                                                            数据显示,在对卖车车主的性别统计中发现,卖车车主以男性为主,占比达68%,女性车主占比为32%;卖车车主年龄分布以80后和70后为主,其中80后占比约为50%,70后占比为26%,90后紧随占比排名第三,约为12%,其次为60后和50后车主,分别为10%和2%。

                                                                                                                                                                            值得一提的是,消费群体的年轻化也导致互联网对二手车市场的渗入更加透彻,他们会更倾向于选择互联网工具来完成二手车的购买,这对二手车行业模式的转变也起到一定的助推作用。

                                                                                                                                                                            中国汽车流通协会秘书长肖政三曾表示,2017年是二手车电商爆发年,但资金涌入能否解决二手车电商发展中的问题,还有待观察。

                                                                                                                                                                            另外,从车龄来看,3~5年车龄卖出量占比最高,占比约为23.8%,其次是5~7年,占比约为22.2%,7至10年和10年以上车龄占比分别为19.9%和18.2%,3年以下车龄出售的二手车相对较少,占比为15.9%。总体来看,中国车主卖车周期正在呈现缩短的趋势,随时消费水平的升级、汽车金融的渗透,车主置换新车的周期开始变短,二手车也逐步“年轻化”。

                                                                                                                                                                            另外,从8月份车主所卖车型来看,主卖车型以轿车为主,车主卖车后超8成以上置换新车,其中近半置换SUV,这已渐渐成为一种流行趋势。另外,8月份一二线车源城市中,上海、杭州出售的豪车占比最多,卖10辆车就有一辆是豪车。其次为北京、天津、广州等,豪车占比超过8%,也成为豪车聚集地。